辨識

 
 
來談論如何吧既然在缺角的桌前
面對我且首先,
如何你能談論如何――
如何你能辨識遺落身後的
足印。一只拄過的手杖。最後一步
接近就旋即暗下的石階――這些與那些
無不抽滿時間的芽,又茁壯得發黑
始終的河流更靜得發荒
 
 
當然在聲音穿透孔隙之前
甚至之中,都是安靜的時刻
罪行的露珠等受著晨陽,你只是凝望
等待著。更低沉的集結
與震動,是得以在窗邊刺探日日的跡痕
且重覆著――
 
 
生和他人之生,如何你能辨識?
佇立於鏡的內外,同時移動著
誰引起誰的舉手,誰反映誰的投足
關於光的知識在意識到光以前就潰散於日常之間
 
 
來談論如何吧既然在缺角的桌前有什麼久久深陷而生根
向種種方位盛開的複瓣的花(還有什麼比這更為誠實的)
 
 
總括一生的後方(還是前方?)
話語與文字顯得疲憊而無力
面對彼此
在缺角的桌前談論如何
攤開餘下的籌碼――時間,時間之上的光影和聲響
這一切再被所處之地總括
當你來和我交錯
當你(我)踰越桌前
一生的前方(還是後方?)就再一樣地活下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