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以後

 
 
其實在尚未讀完《不》一書時,便隱約查察裡頭的人物,以近乎同一人的方式思考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首先,我會想到的是此為作者本人思考的基模,而以不同的身分或社會角色進行的擴張:學生時代備受欺凌而後熱衷於角色扮演的不孕主婦、陷落於與主婦之間的戀情的高中男孩、想和男孩不斷做愛而未果且想生下許多孩子的高中女孩、出身於貧困村落而想奮力掙脫村落的大人的樣板的高中男孩的同學、不斷徘徊在生命誕生之源的高中男孩的助產士媽媽。他們都有一些相同的特質,如在生活的世界裡都不甚拿手,卻又有著極其敏銳的思考,又或說對於自己的不中用的那一面有著真且深切的體悟。這反映在某些角色身上,多少有著超齡之感。對此,若逆反來想,現代社會上看似形形色色的人,他(我)們彼此的內心世界,比我們能夠想像的更加接近也說不定。畢竟原本,當我站在推擁著人潮而眼際間並無多少他物的地方時,我便感到顫抖,這個世界仍然以我為中心在轉動著,明明有那麼多的人、那麼多的心靈就在身邊閃動著。且當我這樣想著的時候,便又對這樣想著的我感到十分古怪,因為這代表著可能會有無數個這樣的想法在這個世界上獨立開展著卻如緻密的鐵球般無以為來往。此刻,世界便以奇異的樣貌展現在我的眼前。
 
 
註:《不》為日人窪美澄所著之小說,原書名為《ふがいない僕は空を見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