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靈格的最後排列

 
 
光源無窮盡地反射在更無窮盡擴張的房間黑暗中僅是捕捉一瞬
讓我們試著移動自己從牆面與牆面以內骨骼與骨骼之間
不曾經驗的舒適位置一張張初春野地上的絨布
幾只蘋果被摘取下來靜好地擺著如一窩錯置的時間拋出金屬的光澤
蒼白的手心轉動著果核就用一顆果核推想樹的樣貌
讓我們試著移動自己當我們不醒在沃壤之地
凝望著永永遠遠漆上暗黃色的晨陽並且哭泣哭泣在教堂前方在神的眼下
祂最低的石階最低最低的石階都要高過肉身得以打造的一切
那扇門從前沒有人推開明天和明天也不為我們推開
讓我們試著移動自己並為體內累世的幽靈重新排列
風吹動著夢境中銀色的浪花一叢叢開張的傘
傘下伸出苦澀的舌尖再不願觸碰的永恆靜止的話語
等待著雲塊皸裂等待著雨氣雨滴雨水雨瀑直至整座天空傾瀉為止
讓我們再試著移動自己再用深闃的眼瞳逼視混濁的臉孔
曾是供給我們乳與蜜的臉孔已經那麼遠離死亡
遠離愛與恨的理由靜呈澹綠的水中緩緩游動的魚其鱗崩解開始糜爛
瀰漫的氣味攀附山巒和草原而遠方會有溫柔的海就要舖覆過來
讓我們儘管移動著自己我們是步伐我們是樹未衰亡即止的短短的道路
親愛的所以我們無須背負著修復家庭的十字
它終有一天要生根開花只有雲雀在架上歌唱
 
 
 
 
 
 
──────────
後記:
 
  「諮商老師說:『那你呢?』
   後來哭完就再也沒有進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