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

 
今晚的星星很多,踏著單車穿越靈園,成為寥數的人們之一。一些些活人,一點點亡者。像是星星在陪伴著他們,他們也陪伴著星星。
 
前些天數舊人捎信,讀來像早晨半掩的日光透進房間那樣恍惚。關於生活,沒有好壞而餘下選擇。凡此他們便說要感念和慶幸你還能伸手並且躊豫。在夜裡有所祈求,日裡繼續前行。
 
我得再說一次:由於所有的一切,我成為現在的我,我只和它們同時間的河流順勢而下。唯有如此去說,可以褪開身上的顏色,閉塞體內深不見底、日日鑿痕且擴張的感受;到底不去想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唯有如此去說,安慰才會在夜裡慢慢垂下繩索。
 
夜那麼深,那裡那麼地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