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顧:《會飛的手:秀陶詩選》

 
天色更亮,一無簾幕。想著秀陶的詩論寫得較其詩好。這麼去說,並不是秀陶的詩不好,且恰好相反。

只是秀陶的詩論更甚。在二十世紀後半以降,島嶼的現代詩便受分行和抒情所籠罩,都不過其手一一受到指摘。

在論及島嶼之前,從十九至二十世紀法國的柏唐、夏可白,到米修、龐奇(裏邊遂有讓波氏《巴黎的憂鬱》也顯得略為蒼白者),乃至民初的郭沫若和戰後的諸些先輩,另及藏有病灶者,這一廣袤的海面也都受到其眼所逡巡。

但丁曾言,其慾望和意志都在和諧地運轉,就像一架輪子受愛均勻地推動,太陽和星辰的運轉也是如此。在這之中,抒情以傍,尚有其他七百四十九種可述之事,或世間的,或非世間的。以此觀照,如今天色理當更亮,理當一無簾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