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Ⅱ)

 
我以為晚安會說盡乃至說至荒盡,說至萬事萬物漸趨凹陷而透明,也就任由視線領著身體一一穿越。以此,黑色的海可以不再是黑色,但金屬的氣味始終籠罩,海的形意逐一褪去,賸餘一整襲銀灰色的波動在初寐時分就難以止歇。那麼所謂的決定入眠了今日,像唇初貼冷涼的杯緣,屆要喝下一圈個昨天和昨天的昨天乃至更多。
 

廣告

晚安(Ⅱ)”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