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馬特遺書》的肉體之生到肉體之死

 
邱妙津對電影《鸛鳥踟躕》中詩句的引用作為其在《蒙馬特遺書》一書的結尾,將詩中透過「過客、海、眺望」等傳達的「分界」的概念,引渡至從肉體之生到肉體之死的跨越的決心。作為跨越前的最後發聲——真正「有」的和肉體存滅無關,但「沒有」卻和肉體之生互為孿生。這不僅是《蒙》裡邊面臨的感情命題,也是長久之於世界和自身間未解的矛盾。
 
 
無題(出自電影《鸛鳥踟躕》) ◎ 安哲羅浦洛斯
               
                (邱妙津 譯)
 
我祝福您幸福健康
但我不再能完成您的旅程
我是個過客。
全部我所接觸的
真正使我痛苦
而我身不由己。
總是有個什麼人可以說:
這是我的。
我,沒有什麼東西是我的,
有一天我是不是可以驕傲地這麼說。
如今我知道沒有就是
沒有。
我們同樣沒有名字。
必須去借一個,有時候。
您供給我一個地方可以眺望。
將我遺忘在海邊吧。
我祝福您幸福健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