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線

 
        ——Being-for-itself
 
 
他走在丈青色的天空下
撐著傘,透明地遮去零星的雨。
路旁一塊黃土裸露的空地,
被橘色鐵架隔起,兩年前
那座百貨賣場,什麼也沒有留下。
他的眼睛滑過
各種褪色之物。
空地後方,一排整齊的人家
在窗內為他點開了燈,他可以這樣想
只要他想。但他不能決定他想或不想
就只是走,
收集母親的聲音
從六線道的山陰道上,
收集。路上的汽車都在穿越
無以穿越的路上,岔出
一條暗道,有一襲身影,牽著狗
在另一座路面下晃動著。
所有晃動,包含聲音
都是自為的存在——恆長同時
很快滑過眼睛的齒輪,他不去懷疑
有一隻抓著握把的手
轉動著齒輪;他懷疑
但偶爾。他知道,人不能思考
什麼是不能思考的;眼睛
永遠無法辨認視線的邊界。他握著詞語
但不發聲,只輕輕轉動它:
早安。
辛苦了。
像轉動汽車裏的屍體,像轉動汽車裏
黑皮革的氣味,
父親的母親在哭。
超商的玻璃門
為他打開。他用手轉動/他的手轉動
塑膠購物籃的提把——
沒有差異,
不為什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