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物

 
  「大一生水,水反輔大一,是以成天。天反輔大一,是以成地。」——《太一生水》
 
 
我睡在夢中
也醒在夢中
那麼多年,你們都是我的孩子
我四散的指節
 
睡眠如塵
霞光如血
身體溶向早晨我在燃燒
我到底是只空罄的陶皿
連到骨頭
連到根下的大地
它們如塵聚攏
它們長久睡眠如斯
 
北方的水正在流動
遠去的人,在秋天重新生長
在夜晚在早晨在黃昏
在所有的原位,以金斫木——
那些葉間的聲響
取走太陽,取走我的眼睛
那些木隙的氣味
取走天空,取走我的雙耳
北方的水正在流動
一切都在重新生長
 
水養育雨水周邊荒涼的麥粒
水落在藍色的田野
水成為母親,母親從藍色的田野成為水,除了水——
 
都在喝光這條河
我的手臂如木
胸骨如陶
我最先盛接了水
之後是你們:是母親,是藍色的田野,是雨水周邊荒涼的麥粒
——我遍地的孩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