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射

 
 
ミラー子:「活著真沒有什麼意義。」
 
ミラー子:「沒有想要死,只是沒有什麼意義。我還得特別這樣解釋,是因為太多人把沒有活著的意義就和死畫上等號。這也是為什麼,人們總是不太允許聽到別人說出活著是沒有意義的,一旦聽到,就要認定那個人有問題,認定那個人掉進死亡的圈套,用來迴避自己的不安,用來把自己和那個人區隔開來。」
 
アイ子在健身房的跑步機上,跑著時速十三點五公里的設程,目前正進入第九分鐘。在這樣的速度下,大抵是不太能回話的,就聽著一旁的ミラー子這樣說著。
 
ミラー子:「人們過了一天,又過一天。妳看今天那些刈草的工人,把校園坡地的草都除得要剩沒剩的,零散地裸露出土的顏色來了。我差點忘了草下面還有土哩。就像是這樣,人在終於直立以後,獲得更曠闊的自由,就總是健忘,忘記自己拖著腳根,是從塵土長出來的。」
 
アイ子的設程已過完一半,這個時候可能是最累的。她邊聽ミラー子說話,以分散不時想要確認設程表上剩餘時間的念頭——想要快點結束。
 
ミラー子:「但我想要講的不是這個。我是要講,人和那草就沒有什麼兩樣。就像它們,不斷生長,極盡一切可能,爭奪隙縫和養分,然後一到夏天再被整片除掉,妳會說它們的生長有什麼意義嗎?不過說到底,除掉幹嘛哩?不就是為了整齊嗎,真是夠了。就不能接受與生俱來的雜亂嗎?還有啊就是……」
 
アイ子聽著聽著,已經不知道是自己的體能要趨近耗竭了,還是ミラー子更趨近於自言自語式地呢喃。她不知道。就在不知道的此刻,跑步機設程的時間到了,アイ子緩緩放慢腳步。
 
ミラー子:「所以妳跑這跑步機是為了什麼?」
 
アイ子:「嗯……為了下次可以跑得更輕鬆吧……或是下次可以把設程的速度調快一些、把時間調久一些吧……」
 
ミラー子:「所以把速度調快一些、把時間調久一些,是為了什麼?」
 
アイ子想了一想。
 
アイ子:「為了好好達到真正的沒有意義吧。為了過了一天,又過一天。」
 
 
 
——————————–
 
 
 
ミラー:Mirror
アイ:Ey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