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和夢涉及的三個主體

 
現實的主體
 
人認定的主體通常僅有一個,即現實中的自身,當遊走在現實和夢之中,仍為該一主體。
 
然而,若站立在現實的基石上,我們試著想想,我們是如何認定現實所以為現實?即:我們採「不懷疑」的態勢,全盤接受「我此一主體處在的世界」;而該一「接受」是什麼意思?就是「對於世界的感受和回應」和「感受和回應本身」完好重疊,而對一切感到合理。此處的合理並不是說——例如——沒有發生讓我們感到詫異的事件,而是若出現,我們會對之以能夠盛接該詫異事件的感受和回應,而和我們認為應該要有的詫異重疊,因此我們才有詫異,而不是懷疑詫異;因此我們不懷疑。
 
 
夢的主體
 
那麼,將此現實中的觀點挪移至夢中,夢中的主體可讓夢保持進行,也在於有著上述的重疊。不待言,夢中的世界和現實的世界雖有交集但差異甚大。例如,夢中的非線性時間軸,以及對空間座標的感受和對其的佔據之兩者未能對應,還有順勢於這些時空特性而扭曲的事件(並非真的扭曲,此僅是方便和現實比較的說詞,我們在夢中也並不感到扭曲);但是夢中的主體卻可以盛接這些和現實世界中差異甚大的供輸,而與之重疊,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夢中「不懷疑」夢的進行,一如在現實中「不懷疑」現實。因此,能重疊不同維度和事件集合的主體,應該視為兩個不同的主體。
 
 
現實和夢交接之隙的主體
 
認為現實和夢為不同主體的人,應該不在少數。然而,我們必須留心,物理身體在現實和夢之間變換主體的過程。如前所述,我們在夢中即使發生在現實中完全不可能的事,我們也不會懷疑,其只會繼續推進著夢的進行。然而,在幾刻,我們會查察現下為「夢」,而非現實;也就是說,重疊的態勢開始改變,我們已開始無法盛接「世界的供輸」,因此展開了否定。這代表著另一主體的出現,我們開始出現一道凝視,投向「夢的主體」,並否定「夢的主體」,於是我們認定了這是「夢」。
 
然問題就在於,那道凝視是誰投出的?認為現實和夢為不同主體的人,會認為那道凝視出自「現實的主體」,即,以可盛接(重疊於)「現實的世界的供輸」的「現實的主體」,來盛接「夢的世界的供輸」,因此重疊狀態開始崩解。但是,假若如此,為何是「開始崩解」而非「全面性地崩解」?也就是說,「現實的主體」和「凝視『夢的主體』者」,尚保持著一段明顯的區異。這段區異,提供了第三個主體存在的容器。而「現實的主體」,如夢的主體一般,應並不具備懷疑的能力,而我們之所以稱「現實」為「現實」,也正反映了這種能力的闕無;若有,「夢的主體」自身理應也將察覺出夢的進行,但是夢的察覺卻是以「夢的主體」受到凝視而產生的。
 
當立足在兩主體都沒有懷疑能力的樁構上,為何我們不是在夢中將夣結束,且後在現實中才想起有這一段夢,或者完全不知道有夢?現實的主體和夢的主體強烈的區異,以及不透過本身查察的能力,所騰出的容器強烈晃動著;晃動的原因或許是:若且唯若我們在夢中的「重疊」失效,「現實和夢交接之隙的主體」保持著與「現實的主體」錯位的存在,凝視到「夢的主體」而將其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