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倉

 
世界停住,
停在憂鬱的懸崖,開一朵
花,開在哪裏?他們確認腳步
他們一直站在原地
 
 
水流過門
門在後方,開開闔闔——
世界的脊背開開闔闔——
世界放出很多蟲子
在那些濕如水流的手
指,在那些比身體更早的血液
爬啊爬啊爬
那樣多快樂
 
 
我爬啊妳爬啊他爬啊星期三
我從穀倉滑出
上帝造了牧地,我們造了
牧地——這個詞彙由於發音受到擠壓
——放養牛羊,是為了只是為了
種植牧草。搭好穀倉,鋪滿牧草
我爬啊你爬啊她爬啊
世界輕輕挪動
 
 
——羊角是線索,牛環不是
羊角上的索繩垂盪在黑夜
不是。打開黑暗的
無用的羊角呵——
 
 
月亮的憂鬱降在憂鬱的懸崖
她吞著絳紅的話不說
他們只站在原地
直到沒有原地
直到沒有一種黎明喚醒他們
 
 

從來

 
我是從來沒有經歷什麼的
怎麼可以
對著屏幕
早晨敲敲午後敲敲傍晚
我和我在敲
很多事情已經發生
是不得不存在
不得不讓我想著昨天不是更壞的
往後是有日子
往後――喝更多水。吃得健康。並且
早起早睡
讓自己更淡一些
 
 
更淡一些的時候
我想起妳
想起妳站得那麼近對我說的
我的臉
其實妳沒有需要拿走
一定是我也刻壞
妳的某一個部位
它一直都很安靜
像我們從不可知的第一次相遇
 
 
更淡一些的時候
我站在牆的角落
日本語會話教室
我整個人成為
日本語的一塊碎片
我沒有名字(私はシャです)
也沒有愛人
思想抽空之後
窗外的樹影伸進我的嘴裡
他們這樣看我
老師這樣看我
這不能怪她
我也是這樣看她――
一個來自日本的女人
 
 
更淡一些的時候
我聽黑盒子
死了五百人
機師說:「完蛋了(It’s the end)」
這些我都知道
我都已經知道
我只是聽
反復地聽
聽他們的努力
那堅固的徒勞
我為我的活著感到抱歉
 
 
更淡一些的時候
是沒有了
這些都是今天
這些都不是今天
不能再更淡一些
我是從來沒有經歷什麼的
只是
我很傷心
我不能好好地這樣說
我很傷心
我不能好好地這樣說
 
 

海靈格的最後排列

 
 
光源無窮盡地反射在更無窮盡擴張的房間黑暗中僅是捕捉一瞬
讓我們試著移動自己從牆面與牆面以內骨骼與骨骼之間
不曾經驗的舒適位置一張張初春野地上的絨布
幾只蘋果被摘取下來靜好地擺著如一窩錯置的時間拋出金屬的光澤
蒼白的手心轉動著果核就用一顆果核推想樹的樣貌
讓我們試著移動自己當我們不醒在沃壤之地
凝望著永永遠遠漆上暗黃色的晨陽並且哭泣哭泣在教堂前方在神的眼下
祂最低的石階最低最低的石階都要高過肉身得以打造的一切
那扇門從前沒有人推開明天和明天也不為我們推開
讓我們試著移動自己並為體內累世的幽靈重新排列
風吹動著夢境中銀色的浪花一叢叢開張的傘
傘下伸出苦澀的舌尖再不願觸碰的永恆靜止的話語
等待著雲塊皸裂等待著雨氣雨滴雨水雨瀑直至整座天空傾瀉為止
讓我們再試著移動自己再用深闃的眼瞳逼視混濁的臉孔
曾是供給我們乳與蜜的臉孔已經那麼遠離死亡
遠離愛與恨的理由靜呈澹綠的水中緩緩游動的魚其鱗崩解開始糜爛
瀰漫的氣味攀附山巒和草原而遠方會有溫柔的海就要舖覆過來
讓我們儘管移動著自己我們是步伐我們是樹未衰亡即止的短短的道路
親愛的所以我們無須背負著修復家庭的十字
它終有一天要生根開花只有雲雀在架上歌唱
 
 
 
 
 
 
──────────
後記:
 
  「諮商老師說:『那你呢?』
   後來哭完就再也沒有進去了。」
 
 

寓言

 
 
從廢墟中起身
整夜都下著雨
盤子裡爛去的肉爛去許久
這裡不再有人了

 
 
(1)
 
從廢墟中起身
整夜都下著雨
整夜都交付給睡眠
一種比較清晰的流失
他知道擁有是很難的
沒有什麼比擁有更加秘密
沒有什麼比秘密更加悖離現實
現實沒有一點重量
一直如此
沿著灰色的走廊
和階梯
他走著
撐著紅色塑膠扶手
那個忽然止住滑動
又漫不在乎的質感
讓他想起很早以前的事
例如那些想起卻像忘了的事
例如步出老舊公寓
例如
 
 
(2)
 
老舊公寓外
世界煥然一新
好像重頭來過似的
世界在笑
呵呵地笑
他無事可做
他也想起一個人
就去見她
也不清楚究竟有沒有見到
折返回來的時候
就開始遺忘
他說她一點都不可愛
他還有沙茶牛肉炒麵
且隨時可以買到
那些人工燈管
總是亮著
那些手
總是動著
那些
 
 
(3)
 
路上的人
在夜晚就透明了起來
他們的背景如螢光般填滿他們
他曾經想過穿透他們
去想他們所想的
去成為另一個人
他覺得可笑
他穿透他們
他還是他
在鏡前
換過數套衣服
換過數種日子流動的速率
但他還是他
痛苦之王
眼睛所見之人
都是痛苦之王
還有什麼更快樂一些的
還有小狗
還有小貓
還有
都是
 
 
(4)
 
盤子裡放著爛去的肉
屋內的水聲不曾停過
整夜都下著雨
雨也下完了整夜
這裡不再有人了
陽台望出去不再有人了
陽台是一整個下午
像極了上輩子的一整個下午
他所有的愛都在這裡匯聚
眼前都是塵埃的影子
愈來愈大
輕輕地
就遮住了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