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熟的果子

 
今日大霧,不宜
凝視身後。凝視
誰黑暗的樣子。前行。讓雨下進
更深掩的霧裡。一輛駛往斷崖的列車
很快要離站――傘呢,
還飄著嗎?還是遺落在藍色的田野。暗湧的波瀾
走進幾個身影,但不會是自己
不會是文字或言語。血和肉,只有
血和肉。紅色綠色的孩童
拋著皮球。天空。雲漠。廣場――
煙花是要熄滅,沒有一朵
真實的玫瑰。幾隻沉甸的白鴿
停棲,再停棲
晚風以後,時代已是愈來愈瘦
我們向著哪裡揮手
我們提前就看到了終結。